高考改变了我的后半生 

 

金永纯

 

        文化大革命结束,1977年恢复了高考,我在1978年考入了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从煤矿一同进入清华大学的还有我们高二3班同学张志强和2班的芦仲炜;张就读的是机械系、卢就读于是热能工程系。我们参加了1977年第一次高考,虽然成绩都超过300多分(北京地区录取分数线是260分)但我们老三届绝大部分过线考生都未被录取。1978年高考是老三届考生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们抱定只要允许报考就不放弃的决心,不就是再交一次报名费吗,我们什么时候惧怕过考试!结果1978年我们矿山有几十位老三届矿工考上了大学,门头沟各矿也有许多老三届同学考入大学;而门头沟区当年应届毕业生无一考上大学,这在门头沟也是引起轰动的新闻。


        五年的大学生活是艰苦的,又是愉快的。报到时看到考入清华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才十七八岁,更有从南方来的同班同学才十五六岁,我们大都过了三十岁,我们被他们偷偷称为“出土文物”级的同学。我终于在而立之年开始了期盼已久的大学生活,专业课学习对我虽然有压力,但是五年下来没有挂科补考的,还算满意。年小的同学多专心学习,不愿承担的社会工作。 


 

清华大学礼堂前

 

        我学习虽有压力,但还是担任了二年系学生会体育委员和三年班长。清华大学有着优良的体育传统,在冬季里看见马约翰老先生穿着短裤身影,“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好找激励着我们坚持体育锻炼。课余体育活动是我最大的乐趣,每到下午锻炼时间,我和系里的同学们都要在球场里搅成一团,直到汗流浃背,才洗澡、吃饭,去上晚自习。每一天活得紧张并愉快着。

 

电力系统动态模拟实验室

 

        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了水电部华北电业管理局工作。不想报到后就被安排在唐山一工地实习,扛着铺盖带着脸盘,下火车转长途汽车,还要步行走老远才到工地。该工程完工后又转移到北京房山变电站工地,学习土建施工、电力设备安装工艺及工程管理。跟老工人东走西转爬上爬下,一年半后随着华北第一座500千伏变电站投产,我的实习生涯也告结束。


        上世纪80年代初是我国经济快速发展而电力紧缺的时期,也是我国电网从220千伏升至500千伏的高速发展阶段。我在电网工程处工作任职,参与了从内蒙到山东、从山海关到邯郸广阔地区的500千伏输电线、变电站的建设,建成了华北地区西电东送的3条大通道,支援了环渤海经济带的工业发展,满足了人民生活的用电需要。


        电力工业技术飞速发展,国外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应用前景广阔,我参加了水电部组织的赴瑞典斯德哥尔摩皇家工学院学习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的团组。随后若干年,高压直流输电工程遍及我国南北,成为西电东送的骨干通道,为东部地区经济发展提供了清洁能源;也促进了西部地区经济的发展。

 

在瑞典皇家工学院教室与威斯康辛大学教授合影
 

皇家工学院结业证书

 

        工作期间我还参加了“九五”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工作--紧凑型输电线路的研究建设,该项目投产经过运行考验后荣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在2004年亚太电联(上海)论文集发表了名为【中国国第一条500千伏紧凑型输电线路】的文章。

 

 

    我是中国电机工程学会的高级会员,并在中国电机工程学会输电专业委员会担任过副主任委员职务,至今仍参加学会的部分工作。

 

在清华大学入学30周年纪念会上

 

    电力工业的发展也成就了我的成长之路:我从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到华北超高压局副局长;后由华北电网公司副总工程师岗位上退休。




 

 





 

高中英语多媒体教室   编译制作范文林  版权归作者所有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 
Copyright © www.fancyenglish.com   All Rights Reserved.